云南今天上午无新增新冠肺炎确诊病例现有2例境外输入病例

据云南省卫健委网站消息,3月17日0时至12时,无新增新冠肺炎确诊病例。截至3月17日12时,现有境外输入确诊病例2例,目前病情稳定。

然而,鲍威尔话音方落,美股再次熔断。美国三大股指16日开盘暴跌,标普500指数跌逾7%,触发熔断机制,停盘15分钟。这是美股两周以来第三次熔断。

如是金融研究院执行院长、首席研究官朱振鑫在接受《每日经济新闻》记者采访时表示:“美联储可能不会名义负利率,更倾向于采取QE 直接购买资产。”他进一步指出,名义负利率的信号意义太强,可能让市场恐慌。同时,QE比负利率更直接,也是美联储更习惯的操作方式。此外,美国的基本面还是比欧洲要好一些,不至于选择负利率。

这是美国时隔11年,重返零利率时代。2007年9月,美联储降息周期开启,2008年12月16日,美联储宣布将联邦基金利率下调至0~0.25%区间。彼时,美联储表示,数据显示消费支出、商业投资、工业生产均在减少,金融市场十分紧张,信贷趋紧,经济前景进一步减弱,并且预计,疲软的经济状况可能导致联邦基金利率在一段时间内维持在异常低下的水平。

零利率将带来哪些影响?美联储会否效仿日本央行,直接入市购买股票ETF?已成功控制疫情的中国能否成为全球的避风港?

时隔11年,美国重返零利率时代!

独立性之问:特朗普的干预与格林斯潘的坚持

尽管再次回到零利率时代,但当前美国的经济状况与2008年时有诸多不同。首先,次贷危机在2007年8月开始在金融市场蔓延,2008年1月危机已经开始发酵,到当年12月推出零利率时,市场已被次贷危机冲击一年有余。而当前疫情对于美国经济的冲击才刚刚开始显现。

“只要股市一跌,特朗普就会批评美联储,敦促其降息。因此在此次降息后,特朗普在新闻发布会上表示很高兴。但如果过一短时间,特朗普没有看到实际的效果,可能又会跳出来说,要和欧洲、日本公平竞争。欧洲央行和日本央行实施负利率政策,美联储也要跟上。这种情况下,美联储可能就扛不住了。”

对比来看,2020年2月末,美国季调CPI年率2.3%,略好于预期2.2%,低于前值2.5%。同时,从2019年2月开始,美国的失业率维持在4%以下,2020年2月,美国的失业率为3.5%。

此前3月16日12时至24时,云南省无新增本地确诊病例,新增境外输入确诊病例1例(法国输入)。

摩根士丹利华鑫证券首席经济学家章俊近日表示,去年和今年美联储降息的时间点,恰恰都是在特朗普对美联储频频高调抨击之后,这也让人不禁对美联储长久以来对外宣称的独立性打上一个问号。

实际上,在格林斯潘就任美联储主席期间,他也是较为严格地维护着美联储的“独立性”,从而保障了一些行而有效的金融政策得以发挥功效。

不过,特朗普的推文并没有停歇。一些分析人士指出,特朗普近期频繁拿国际贸易说事,一个重要目的就在于迫使鲍威尔增加降息次数。

鲍威尔是投行出身,而且美国是处在新经济时代,没有参照物和理论指引,是摸索着前行,风险更大,鲍威尔使用的手段和力度也与过去不同,跟格林斯潘有很大差异。

不过,即便面临总统的接连“炮轰”,但美联储还是在那一次议息会议上决定加息,这也是2015年12月启动加息以来的第九次加息。

实际上,记者注意到,标准普尔/CS房价指数在2008年出现大跌,但是在截至2019年末,仍然维持一个强劲的上涨势头。

经排查,该病例的密切接触者共有20人,均已按要求进行管理。

美国当地时间15日,美联储宣布降息,将联邦基金利率目标区间一次性下调至0~0.25%的超低水平,力度空前!就在不到半月前的3月3日,美联储刚刚宣布大幅降息50个基点,将联邦储备基金利率目标区间降至1%~1.25%。

对比鲍威尔和格林斯潘时期美国总统对美联储政策的影响,谭雅玲说:“经济周期不太一样,对外关系的环境不太一样,所以这个时候可能是美国对外关系重整和全面梳理的一个阶段。特朗普作为总统,是美国的政治意志和国际战略意志,这时候美联储及其主席,虽然在货币政策方面是独立的,但任何个人也要服从美国国家利益、国际战略,有这样一个逻辑关系在里面。”

武汉大学经济学博导、董辅礽讲座教授管涛则持有不同意见,他向《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表示:“爆发之前,美国的经济数据还是比较好的,势头比较强劲。至少从最近公布的数据来看,疫情对经济的实质性影响还没有显现。美国采取降息行动更多的是‘先发制人’的应急措施,是担心疫情对经济带来的影响。在疫情爆发之前,联邦基金利率就不足2%,所以在两次闪降后出现了现在的情况。”

他进一步向《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表示,如果股市在此次降息后还是继续下滑的话,不排除美联储出于政治和市场压力而寻求负利率政策。特朗普对美联储政策的影响很大,目前来看,美联储的货币政策基本上是被政府和市场绑架了。

在1990年到1991年间,海湾战争造成石油价格猛涨,为维护国家金融稳定,格林斯潘不顾当时的总统老布什的反对,毅然实行收紧银根政策。1992年到1995年,面对增长状态良好的美国经济,格林斯潘7次提高储蓄利率,从1992年7月的3%的最低点调至1995年2月1日的5.25%的最高点,以图扼制美国的通货膨胀,增强经济后劲,被看做是为克林顿总统就任后维护了长达8年的美国景气周期。

2019年8月1日,美联储宣布降息25个基点,将联邦基金利率目标区间下调至2.00%~2.25%,这是美联储时隔10年后的首次降息,也标志着美联储从2015年启动的本轮货币政策紧缩周期告一段落。2019年全年,美联储共进行了3次降息。

1997年,亚洲陷入经济危机, 1998年危机扩散到拉美,深化为全球性的金融危机,在全球经济金融迷茫时期,美联储连续3次(从1998年9月29日到11月17日)降息,使联邦基金利率从5.5%下降到4.75%,缓解了当时的紧张局势。

2018年最后一次货币政策例会,市场普遍预计美联储将再次加息。就在美联储政策例会前一天,特朗普在推特上说:“我希望美联储的人在再次犯错之前,能先读读今天《华尔街日报》的社论。不要让市场流动性变得比现在更差。不要再进行缩表了。感受市场,不要只看无意义的数字。祝他们好运!”

第2例境外输入病例信息:

美国总统从来没有试图放弃过影响美联储的政策,美联储前主席沃克尔在《坚定不移》一书中曾写道,1984年大选之前他被里根总统召去白宫,在椭圆办公室旁边的总统图书馆会见了里根总统和白宫办公厅主任贝克。“里根一句话也没说,但贝克传达了他的意思:总统命令你在大选之前不要提高利率。” 

降息后,美联储主席鲍威尔在新闻发布会明确表示:“负利率在美国并不是合适的政策。”

不过,在干涉美联储这一点上,之前任何一任美国总统都没有特朗普做得更过分。据统计,自2017年任命鲍威尔以来,特朗普先后在推特上发文数十次,公开表达对鲍威尔的不满。

兴业研究分析师张峻滔向《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表示:“美联储负利率的可能性不大。”他解释道,尽管已无降息空间,但在经历缩表后美联储仍有一定的QE空间。美联储持有的中长期国债和MBS较巅峰时期分别下降了13%和23%。美联储还可以进一步通过购买企业债,ETF等方式丰富QE的操作手段。当前的流动性紧张是结构性的,美国一级交易商流动性并不紧张,继续单纯地降低利率并不能精准解决目前市场面临的问题。

本期的每经头条即将为您揭晓。

此次美联储再次被外界认为“迫于压力”而突然将利息降至零,相比之下,美联储的前传奇主席格林斯潘的话就显得格外珍贵了。

中银国际证券指出,美国经济基本面近期依旧较好,此次降息主要为稳定市场,缓冲疫情造成的冲击。

中国银行研究院研究员王有鑫分析,一方面,疫情冲击经济增长,为了避免经济陷入衰退需要大幅度降息。随着美国疫情检测范围的扩大和人员流动的不断传播,美国疫情逐渐严峻。疫情对美国的餐饮、旅游、交通、住宿和商贸等行业造成冲击,严重伤害约占美国经济三分之二的居民消费。

零利率后会否负利率?

从1987年被时任美国总统里根任命为美联储主席,至2006年卸任,格林斯潘跨越了几任美国总统任期。在格林斯潘任期内,两个标志性事件难以绕开:海湾战争和亚洲经济危机。

与次贷危机时的零利率有哪些不同

中国外汇投资研究院院长谭雅玲告诉《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格林斯潘时代美国的经济是传统经济时代,有很好的教科书和理论原理来指引他,他是比较老派的美联储主席,他在债券方面的业绩是比较优秀的。

另一方面,由于股市大幅下跌,金融机构和企业正面临着快速去杠杆的过程,需要政府紧急加杠杆进行对冲。

其次,2008年12月,美国的消费者价格指数(CPI)环比下降1.7%,创下1947年1月份开始进行调查以来的最大单月降幅;同比上升1%,增幅也为近40年来的最低水平,显示美国经济已面临严重的通货紧缩风险。同时,2008年,美国失业率从5.3%上升至6.8%,并且一直攀升到2009年11月的10%之后才有所回落。

但资本市场并不买账,美股再度暴跌熔断,原油再度暴跌,就连黄金白银也一度重挫。Wind数据显示,创史上最大下跌点数,道指今晨暴跌近3000点, 并创33年来最大单日跌幅12.93%。

26岁,女,在法国巴黎工作。2020年3月13日从法国巴黎乘机经广州入境,广州机场海关采样后放行。3月14日11:10从广州机场乘坐CZ3415航班,13:45到达昆明长水机场,在机场隔离区留观后,15:40送至昆明市隔离点集中隔离。18:00广州机场海关向昆明海关通报,患者新冠病毒核酸检测阳性,立即被转至省传染病医院隔离观察。3月15日凌晨采样检测,新冠病毒核酸阳性,无发热、咳嗽等临床症状,诊断为无症状感染者并通过传染病疫情报告系统进行报告。3月16日,患者出现临床症状,结合流行病学史、临床表现和实验室检测结果,诊断为新冠肺炎确诊病例(轻型)。目前患者病情稳定。

不过,在武汉大学经济学博导、董辅礽讲座教授管涛看来,美国采取降息行动更多的是“先发制人”的应急措施,是担心疫情对经济带来的影响。在疫情爆发之前,联邦基金利率就不足2%,所以在两次闪降后出现了现在的情况。虽然鲍威尔在新闻发布会上排除了负利率的选项,但是最终也还是有可能求助于负利率的。

多个国家疫情告急,全球经济前景不容乐观,各大市场投资者损失惨重。